Astins_

【根八】夺命危情 (双A)01

钓智的鱼:

暧根八的晴:




花样作死的我终于写了双A了!秘密那个就先搁着吧,还有就是别对这个有期望,因为说不定哪天连文都找不着了。😂
————




OOC




午夜,喧闹了一天的城市开始进入睡眠状态,但宁静的背后,一群喜欢栖息在黑夜中的夜游人才刚刚苏醒,在迷幻中绽放着他们的色彩,穿梭于各色梦幻的酒吧之间,用他们妖娆的身姿随高&昂的音乐摆舞,肆&意晃动着他们独特的魅力。




“啧。”




纵使舞者再美,灯光再闪耀,都吸引不了独自坐在一旁卖醉的Alpha的一丝目光。




今天的他因为一时的失误被自己的父亲冠上了“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”的罪名,此时的他正在气败气极的喝着烈酒生着闷气。




与此同时酒吧另一边,今天刚领到人生第一份薪水的August硬是被好友们拉到酒吧中请客,在嘻笑中谈笑风声,各种乐呵,很快大家都醉得厉害,纷纷告别离他而去。




“滚吧,滚吧!一个两个不尽人情,喝完就走。”




走在回家的路上,踢走脚边的石头, August嘴里虽然怨气得很,但心里却高兴不己,难得开心,难得迷醉。




殊不知,这无意的一踢,踢走了碎石,踢来了祸害。




“哎呀!”




猛的听到一声叫喊,把正沉浸在喜悦中的August吓得不轻,他慌张的四处张望,几近艰辛才看见了不远的昏暗处的地板上坐了个人,他定睛一看,那人似乎已经失去意识,可悲的是他的头正在淌血。




心里惊惊慌慌的August看看那人身边的小石块,又看看那人的头,瞬间如雷轰顶,他知道他头上的伤是被自己误伤的,而且他还可能是因为自己而昏迷。




不会吧?这么倒霉?




心急的August没有犹豫的就跑到他的面前,快速的拿出纸巾,帮他捂住了伤口。现在的August手足无措,时间已经是午夜,所有的医馆已经关了门,August也因喝醉而大脑凌乱,根本想不出什么办法。他的心七上八下的乱别跳,他只知道不能放任受伤的人独自留宿街头而不管,于是他把对方的手搭放在自己肩膀上,扛起他,却不知应把他带到何方?




醉晕过去的Ngern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外力在拉扯他,从迷糊中醒来,错愕于居然有人搀扶着他,不知想把他带到哪,让他更惊诧的是,对方竟是个Alpha?




“你想要干嘛?你想要带我去哪?”Ngern用震慑对方的声音问道,他从未想过Alpha居然也会打自己的主意。




对方突然清晰的声音,着实的让August原本就受惊的心更吓了一跳,他吞吞吐吐的不知如何应对:“呃。。。就。。。”




“就什么?”一把松开了放在August肩膀的手,对方把August整个揽住,声音变得暧昧:“没想到我这么有魅力,一个Alpha居然想上我?”




“啊?不是。”




被他这一奇特想法所惊慑,August试图推开身上粘糊着他的另一个Alpha:“我看你是误会了,我不会变态到想上Alpha。”




“是吗?”大脑早已被醉意熏陶,Ngern把抱住August的手紧了紧,声音变得邪魅,“你不会,我会。”




August的大脑在听到对方的这一回答后,如雷轰一般的炸开变得空白,August知道自己摊上大事了,他马上使尽了全身的力量推耸对方,乞求着能挣脱离开,无奈对方搂着他腰的力道越来越大,无法动弹,还被他扯下自己的领带绑住了双手。




“放开我,你绑住我干嘛?”August憋得满脸通红,不管如何的用力,还是挣不开双手的束缚。




“走,跟我上车。”




Ngern没理会August怒火,扯着他的手就往自己的车上甩。




“不可能。。”Ngern的手劲大得可怕,August被甩过去,又跑回来,他不明白,为什么明明大家都是Alpha,力量为何如此悬殊?




两人就这样在车门边纠缠疆持着,其间August还怒气的踹了Ngern两脚,但最终还是无济于是,被他反锁在轿车内。




被甩进车内的August心里衍生了一丝绝望,从未如此惊恐的他发疯的乱踹着车门,狂乱的踢着身边能够得着的一切。




“我是Alpha!放了我!我可以给你介绍甜美的Omega。”




可早已被酒精带动自己思绪的Ngern怎么可能听得进他的话?他的心里现在只剩下难耐和一个信念,就是要干掉这只试图吞噬他Alpha,没有原因,喝醉酒的人做的事,一般没有原因。




被Ngern扯到他家族开的酒店内,August诚惶诚恐,试图挣脱,夺门而走,却因双手被捆绑而无力,只能任由意识凌乱的Ngern将他当做玩偶般的拉扯来,拉扯去,最终被丢弃在床中。




“别。。我求你!我是Alpha,你弄我没意思,真的。。。”August察觉到自己的声音竟不争气的在抖&颤。




惊恐中他只能无力的看着Ngern退去了自己的衣裤,所有的一切话语终以一句悲泣呻yin结尾,Ngern在没做任何ai&抚和kuo&充的情况下ting&进了他的ti&内。




“啊。。好痛。。”




疼痛的感觉适时从gan涩的后&ting直冲大脑,如刀割的火辣刺&tong瞬间充斥全身,August全&身泛白,吃痛得几近昏厥。。。




“嗯。”




紧&beng的身体死死的kou&住进入他体&nei的硕da&jian&挺,August使劲了全身的力气不给Ngern动弹,对方却因他的抵制而越发的chi&骋施&虐。。




从未想过自己会被人如此的凌辱August,此时悲愤欲绝,虽然他长相姣好,偶尔有人调戏他一两句,说他长错相不像Alpha,但他实质上是一个强者无误,不管是在学习上,工作上,人际上他都从未输过。可如今,他却倒到了一个不知名的Alpha身&下,任其欺辱,其残暴的xing&器正穿&cha在自己的身后,肆&yi的施nie,August甚至感觉到那火辣辣的疼痛夹着多少血腥,破损程度有多可怕,直至August因疼痛而晕死过去。




清晨,一缕阳光从窗外射入,照醒了熟睡中的Ngern。他模糊中醒来,胆颤的看着背向他的另一个Alpha。宿醉的胀痛还在吞食着他的大脑,但模糊的记忆还是排山倒海般的涌来。




他,绑了一个Alpha,他上了这只Alpha!




害怕的从衣襟里拿出了一叠钱塞到床头中,Ngern离开了这个似梦非梦的地方。




搞不懂自己是睡了多久,August从撕心裂肺中的疼痛中醒来。他看着乱糟糟的四周,他的衣衫早已散落一地,绑着他双手的那该死的领带也不知何时早已松开被丢弃在一旁,可恶的是床头的那叠钱和床上那滩刺眼的血迹,好像正在向August嘲讽嘻笑,它们明确的标示着给August看,他昨晚受了多大的凌辱和下&半&身为何如此的痛。




愤怒的把床头的钞票全撒落到地上,August捏紧拳头:“该死的Alpha,我一要把你找出来灭了。”


评论

热度(55)

  1. Astins_钓智的鱼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钓智的鱼爱吃蜜糖的根八晴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