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tins_

【根八】听不到(6)

L:

为什么一天掉了两个粉……(陷入深深的思考)

难道是因为我要写虐?

管他的,我的根八回来了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White撑着脑袋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的Ngern在笔记本上写下了今天第二十一个“August”。

White今天早上给他拍照的时候就觉得他不正常。以往Ngern在早上都是一副纵欲过度萎靡不振的样子,还因为常年的黑眼圈已经被叫了好多年的熊猫。而今天很反常,可以用“满面春光”(?)来形容。拍照的时候居然还卖萌,现在想起来自己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摸了摸自己的胳膊,White回过头来继续听课,不再去管身边这个痴汉。

还剩六天,难道这家伙真的能成功?

White瞟了一眼旁边的Captain,撇撇嘴不再去想。

要说也是奇怪,最近Captain这小子的脾气越来越怪,动不动就闹脾气。比如今天早上自己给Ngern拍照的时候,明明只用了一分钟,Captain却一直冷着脸催促,还在自己嘲笑Ngern的时候直接转身走了。

“唉,这群人,真是没一个让我省心的,”White心想着,一巴掌拍醒了在前面睡觉的Gun,“好好听课。”

 

稍微一留心你就能发现,今天校园里多了个神出鬼没、鬼鬼祟祟的人。

这个人抱着相机,在刚下过雨的校园里踩出一片片涟漪,湿了裤脚也不在意。

再留心一点,顺着他的镜头看过去,就知道他的目标是谁了。

即使你不认识他,也能在一群说笑的人中准确地注意到他。虽然穿着和大家同样的校服,却能脱颖而出。身材修长,笑起来眉眼弯弯的,秀色可餐。

“秀色可餐……”Ngern努力把August一个人放进镜头里,歪着身子躲在花坛后面,想拍个正面却又怕被发现,没工夫在意把自己当成痴汉的路人。

突然August回过头来看着自己这边,还招了招手,吓得他相机差点没拿稳,直到White在自己身边经过,朝August打了个招呼。

这家伙怎么会认识August??Ngern一脸问号,而White回过头来朝自己狡黠地一笑。

“就只能你去勾搭他,我就不能去搭个讪?”

中午吃饭的时候面对Ngern红了眼的拷问,White倒是不慌不忙,盛了一勺鸡油饭,放进嘴里咀嚼。

“你最好别搞什么幺蛾子。”Ngern和Captain异口同声,脸上都是不悦的神色。

要是只有Ngern这么说,White准要再调戏他一番,但是Captain也说出这话,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又不高兴了,但White还是立马换了张嘴脸,哄着他说:“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嘛,Ngern的终身大事,我瞎掺和什么啊,是吧老铁?”

“啧啧啧……”Ngern看着瞬间变脸的White,欲言又止。

这两个家伙有情况啊……

 

 

August走在去美术馆的路上,觉得忍无可忍了。

其实August早就发现了,今天一直有个人在偷偷跟着自己。

上课的路上,去操场的路上,就是去上厕所的路上,那个痴汉都在跟着自己!就算你想追我,也不用这么步步紧逼吧!况且August严重怀疑昨天的Ngern是不是喝多了,才大言不惭。

自己昨晚做的那个梦,虽然没人知道,但是一想起来就害羞得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,更别说梦里那个人就跟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,拿着相机不停地对着自己乱拍。

虽然现在大家的思想都很开放,同性恋什么的也越来越多,可是August还是不能接受自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。根正苗红的好少年,怎么能在这里就弯掉!

越想越生气,August回过头跑到花坛后面,Ngern还没来得及跑,就被揪了出来。

“August!好巧啊……”Ngern尴尬地笑着,举起怀里的相机,“你看我会用相机了,这次拍的绝对不是黑色的了,我拿下镜头盖了……”

August看着蠢蠢的Ngern,又气又想笑,懒得搭理他,就回过头继续走。

Ngern快步追上他,在后面想跟他说几句话。

“你还给我发消息了啊August,这么关心我~”August没说话,想起来昨晚竟觉得这个人很温柔成熟,真是眼瞎了。

“你别走啊August!你去哪?”

August一下子停住脚步,Ngern险些撞上他。

“我去准备美术摄影展啊。”想起来那边还需要几个苦力,August灵机一动,反正这人不干活也会一直缠着他,还不如叫他去帮帮忙,自己还能轻松些。

“你想来帮忙吗,我看你应该没事的样子。”

August的请求一说出来,Ngern就连连点头,前些阵子练出来的肌肉终于能派上用场了,男友力啊喂!

两个人就并肩走到美术馆那边了,路上遇到很多August的朋友,都细细打量着Ngern,仿佛是在看什么新奇的生物,可能是因为Ngern身上理工男的气息和这里的艺术气息太格格不入吧,August如是想。

 

把Ngern留在展厅里把一件件的照片和画作挂好,August就到别处去转悠了,Ngern卖了一阵苦力之后回头却没看到August,正心想那家伙什么时候走的,自己这么卖力岂不是都浪费了的时候,他看到一个小男孩站在还没完全装裱好的一幅画前面,伸出手轻轻摩擦着画布。

本来应该去严厉阻止的,可是Ngern恍惚间觉得他的表情就像那天August说起摄影时的表情,藏不住的憧憬和喜欢,心里不禁柔和下来,快步走到男孩身边,蹲下身子教育他:“小朋友,这个不能随便摸的哦,这是别人用心画了很久才完成的作品,不能随便破坏。”低头一看,画作右下角的署名正是August。

温柔的语气和高大的外形形成很大的反差,小男孩听了立刻把手收回来,忙说对不起:“对不起啊哥哥,我只是很喜欢这幅画……”

“哈哈,没关系,喜欢你就好好努力,等以后自己也画出这么漂亮的画!”Ngern轻轻摸着小男孩的头,眼里都是温柔。

而Ngern平时难以流露出的温柔的样子,全都被刚刚回来的August看在眼里,是一点也没有伪装过的真实的感情。

不知道怎么形容心情,August只是觉得内心被触动了一下,什么东西在渐渐松动。

August不会像女生一样,因为看到Ngern和小孩子在一起流露出的温柔就少女心爆炸然后从此死心塌地,而只是会觉得坚硬的内心稍微温暖一下松动一下,而这种微小振动还不足以表现在脸上,或者说连他自己都很难察觉到。

 

一直忙到放学的时间,August因为还想去校门口买些颜料,又看天气好像是要下雨,所以就叫Ngern先走了,虽然那位死皮赖脸的非要陪着,可一看August拉下来的脸,还是灰溜溜地去骑自己的小摩托了。

August在美术用品店里就听到外面好像是打雷了,但是也没有太在意,毕竟正值多雨的季节,August是随身带着伞的。

不一会儿果然下雨了,明明结账的时候还是淅淅沥沥的,要出门的时候就已经成了打着一把伞都无法完全挡住雨点的大雨。

August显然不想等雨停,便一只手打伞,另一只手吃力地提着给班里好多同学带的颜料彩笔,伞偏向提着东西的一边,August左半边身子已经被打湿了大半。

这种大雨很容易让人精神恍惚,仿佛除了雨声,别的都被挡在身体外面了。

计算着回家还要多久,August恍惚听到有人在叫自己。

“August!August!”

大街上叫August的人那么多,应该不是在叫我吧。

可是叫声却离自己越来越近,等到August完全确认这是在叫自己的时候,也听出了Ngern的声音。

雨好像小了一点,Ngern穿着雨衣骑着小摩托在自己身边停下,伸手就要去抢August手里的袋子。

“诶,你干什么,抢劫啊!”虽然知道Ngern的意图,August还是忍不住和他开了个玩笑,身子向后一退,身上又被淋湿了一片。

“哎呦兄弟,快别闹了,快把东西给我,我给你带着,淋不湿。”

说罢便把袋子拿过来放在自己雨衣下面,果然比August提着好多了。

两个人就这么慢慢悠悠地找了个屋檐避雨,站在屋檐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。

“回家之后喝点姜汤什么的,别着凉了。”Ngern看看August湿了半边的衬衣,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
“好。”

August觉得这是个好时机,能打问一下自己昨天回家之后没好意思问的问题:“Ngern,”Ngern转过头看着他,“你昨天说要追我,是认真的吗。”

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打了个雷,Ngern只看到August的嘴唇动了动,没听到他的问题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在Ngern饶有兴趣地等待他发话的时候,August偏偏又不想问了。

万一人家只是说着玩玩,我这里还当真了,岂不是要闹笑话?万一人家没那个意思,我再自作多情,不是显得我矫情了?

“没事,今天谢谢你。”

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,Ngern因为August的一句感谢高兴了好一会儿,这一会儿说短也不短,一直持续到他俩各自到家。

Ngern躺在床上,脑子里居然都是今天他和小男孩的对话。

 

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,这是几天来第一次,在最放松的时候没想August。

 

好像知道Ngern现在正在想别人似的,August那边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。

这是一个支支吾吾的,满是青涩害羞的邀请。

“我说……明天,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玩?”

“……”

见那边没说话,August自己先乱了阵脚。“如果你明天有事就算了,我就随便问问的!”

真是服了自己,明明两个人隔着电话说话,自己紧张个什么劲!

“去哪里?”

天知道Ngern是用怎样的内力把欢呼压制住,只蹦出三个字来的。

那边的August松了口气,说要明天再看。

挂掉电话,两个人脸上都带着笑。

Ngern没发现,他的笑容不是将要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得逞的微笑,而是发自肺腑的愉悦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放弃写渣攻了。

原因是……我舍不得……

不管根哥还是陈炳林,老子都舍不得(哭)

单纯写虐好了。


评论

热度(19)

  1. Astins_L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