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tins_

【OT】【RPS】【平行时空】7 Days 【8】番外一:Timeline(4.3)

选手xi:

多年后与Toey的第一次重逢,是在一个杂志周年庆典上。
当时Ohm正接受采访。
突然一个记者冒冒失失跑过来,告诉他Toey也有出席这个活动,问他愿不愿意合照。
他只愣了一下,身体就不由自主地点头了。
然而,在距离Toey七米远的位置,他停了下来。
三年的光阴,好像一世纪那么久。七米远的距离,仿佛一道跨不尽的长廊。
Toey会想见到自己吗?
他是否还恨自己?
Ohm怕Toey还记恨着自己,更怕他不再恨自己。
多么矛盾。
Ohm对那个记者说:“我很乐意跟Sittiwat先生合照,但是要先征得他的同意。”
记者屁颠屁颠地跑过去,没多久又跑回来,打了个“okay”的手势。意思是Toey同意了。
于是Ohm继续前行。
他一步一步地走着,每一步都那么不真切。
来到他身边,Ohm伸手,想搭他的肩。可最后还是不敢碰到,只是虚搭着。
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问:“Sittiwat先生最近还好吗?”
Toey回答:“很好。谢谢关心。”
他的声音很平静。听不出任何情绪。
Ohm突然慌张起来。他不知道面对Toey的时候,他该摆何种表情,该说什么话。
三年来,他曾经出席过那么多盛大的场合,每一次他都表现得从容,得体。
但是这一次,他狼狈得落荒而逃了。
媒体把他们的合照刊登在报纸上。
他后来有看过那张照片。Toey的脸上绽放着优雅的笑容。
而他呢?嘴角别扭地朝两边咧,眉头却微微皱着。
怎么也不像是笑颜。







toey一进屋就被吓了一跳。


因为黑暗中坐着的那个人,一动不动地。


他将灯打开,才发现是Ohm。


“吓死我了。你来了干嘛不开灯啊?”


Ohm坐在沙发上,双手交握。
头低垂着。


其实来的时候天还没全黑,坐着坐着就黑透了。


“你不是说,要为我做饭的吗?”
他问,但是并不看他。


“啊!”toey像是突然恍然大悟,他拍拍自己的额头:“不好意思啊!临时有事出去了,所以忘了。不过我打包了些吃的。也一样啦!”


Ohm脸色沉沉的,仿佛一片乌云笼罩。


过了很久,他才再度开口。
“你去哪了?”


“怎么,我去哪干什么都要向你汇报吗?管家公?”toey打趣着他。


但见Ohm那张脸一下子变得刷白的,
无奈之下他只好改口:


“好啦,告诉你也成。反正也没什么不能说的。
 我去相亲了。对象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。是不是很羡慕?”
toey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
Ohm迟疑了几秒才问:“你想结婚?”
就连他的声音都有些抖。


“是啊。”toey将打包的食物从袋子里拿出来,摆在餐桌上,边摆边说,“拜托大哥,我都30了。不快点结婚,等再过几年这张脸可骗不了人了。所以遇到有感觉的,我都要牢牢抓住。”


摆好食物,toey走过去将他从沙发上拉起,来到餐桌边。


“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。赶紧吃吧,吃完快回去,我还有别的行程呢!没那么多时间招呼你。”


toey把筷子递给他。


Ohm狠狠一甩手,筷子被无情地抛在了地上。


toey瞟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筷子,然后抬头瞪他。


“干什么你,莫名其妙发什么脾气?”


Ohm冷酷地望着他。


“你是故意的吗?要用这种方式报复我?难道你不知道,这三年来,我从没有。。。”


但他没说完。
这三年来,他没跟任何人一起过。


toey开始冷笑。眼神中全是嘲讽。


“你有没有跟别人一起,和我有什么关系?
 你又有什么资格来限制我?
 老子爱怎么样就怎么样,你管得着吗?”


Ohm被他的话刺激到了。他怒视着toey,同时双手紧紧掐住toey的臂膀。他十分的用力,抓他的指节骨都泛白了。


toey被他捏疼了,脸上露出吃痛的表情。然后他使劲一推搡,Ohm就被他推的远远的。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
“你有病!”toey大吼一声。


Ohm楞了一下。他的眼中闪过错愕,旋即变为狼狈的惨笑。


是啊,他真是有病。
奢望不可能,奢望已失去。


他转过身去,背对着toey,不再看他。


算了吧。
何必搞得自己这样狼狈。


“你走吧。”
他说,声音中全是疲惫,“我不想再见到你。”


“走就走!”toey气愤地把钥匙甩到地上。
“你以为老子稀罕住这里啊?”


说完摔门而出。


Ohm听着那摔门声。他的背影随之微微一颤,看上去是那么无助。
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有什么了不起!


等电梯的时候,toey气急败坏地在心中骂骂咧咧。


他发誓,以后再也不来这里了。


开玩笑,他以为自己真的很稀罕见到他吗?


才怪咧!


“叮”一声,电梯门开。


toey正要进去。


这时,有人突然从背后抱住了他。


他愣了一下,才意识到原来是Ohm追了出来。


“松开!”
他怒斥着,同时想掰开腰间的手。


然而Ohm不松手,反而将双手环得更紧。


“对不起。”


他的声音、他的气息萦绕在toey脖间。


“你不是说让我离开,再不想见到我吗?”


toey使劲挣脱着。但是无用。


“我那是气话。
 对不起。”


“是谁无理取闹?是谁乱发脾气?”


toey扭动着身躯,试图摆脱Ohm。然而他紧紧地压制着自己,还将下巴抵在他肩上。


“是我错了。不该乱发脾气。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。 


 别走,好不好?”


toey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。
因此听到他服软,toey的气顿时消了大半。


他挑眉:“除非你求我。”


Ohm停顿一秒,然后哑着嗓音说:
“我求你。别丢下我。”
同时将脸庞深深埋在他肩头。


“你求我也没用。”


toey还想继续挣脱,但是突然就不动了。


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肩膀湿了。


此刻他的心跳得飞快,心脏仿佛都要跳到嗓子眼了。


“你在哭吗?”


toey问。


“没有。”


Ohm反驳,但是话语都带着哭腔。


这家伙!


toey在心里腹诽:他明知道自己最受不了他哭了。


Ohm一哭,他就完全没辙了。


toey无奈地伸出手,绕到后面摸他的头,在他柔软的头发上蹭了两蹭。


“别哭了。我不走了。”


但是Ohm不信。


此刻的他固执地像得到糖果的小孩,紧紧地抱着不肯撒手。


“我说真的。我不走了。”


toey安抚性地摸摸他的手臂,指腹顺着Ohm手肘一路摩挲,直达他手背。


Ohm反手握住。


两人的十指便紧密地扣在了一起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这个夜晚十分的静谧。


Ohm和toey躺在公寓的床上,面对面、静静地望着彼此。


toey在笑,笑的很好看。


“你笑什么?”Ohm问。


“我在笑你。
 你怎么这样傻气?我逗你的话你都相信。”


Ohm定定地望着他。


只见toey清清嗓子,开始解释:
“其实今天下午那场相亲,是我妈安排的。她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去,她就三个月不理我。我只好去啦。”


“不过呢!”他话锋一转,“那女生不是我喜欢的型。所以我已经拒绝她了,说以后还是做朋友吧。”


那你喜欢什么型?


当时那女生那么问他。


“我啊!”toey顽皮一笑,“我喜欢个高的,腿要长的。皮肤黑一点最好。这样能衬得我白。”


toey说他当时就这么回答她。


Ohm也跟着笑了。


“我这样解释,你信吗?”


Ohm望着他,默默点头。表情像个听话的小孩。


toey的嘴角勾起笑靥,眼睛弯出好看的弧度。


他又问:“是不是我说什么,你都会相信?”


Ohm又点头,看上去傻气极了。


他曾经听人说过,当你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他说什么你都会相信。你不会怀疑他的甜言蜜语,你不会质疑“他这句话是不是骗我?”


即使他说的只是情话,事实上不可能成真,你也会相信,你也会感动。


所以总有人说,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。


toey在心里偷乐。


因为面对他的时候,Ohm总会犯傻。


他会因为你的一句话,一个眼神,在意的不行。


其实toey没告诉他实情。他对那女生不满意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她已经26岁了。而toey的心理年龄才20,那女生对他来说太老了些。


可是为什么,同样26岁的Ohm,他却完全不嫌弃呢?


他偷偷看他一眼。


发现Ohm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。


“干嘛这样看着我?怪害羞的。”


“我想看清楚。”他答,声音十分柔和。


“是想看清楚我脸上的细纹吗?不准看!”


toey用手捂住他的眼睛。


Ohm温柔地把他的手拿下来,攒在掌心,轻轻地摩挲着。


“不是。我只是想多看看你。”


他的眼神温柔如水,那双眸盼,多年来还是清澈如初。


toey抿抿唇角。


“你闭上眼睛。我有东西给你。”


他听话地闭上双眼。


看来无论过多少年,toey让他做什么,他还是会下意识地照做。


Ohm感觉到toey的气息逐渐靠近。然后,一个柔软的东西贴上了他的唇。


他惊诧地睁开眼,toey已经轻笑着回到了原来的位置。


Ohm有一瞬间的晃神。


他从没想过,自己能再拥有toey。能听他在耳边说话,听他的笑声。


这些年来他做过很多次梦,梦里有时会遇到toey。但即使在最深的梦里,他们也没有一次重新走到一起。


现在的感觉真美妙啊!toey就在眼前。此刻的他,明媚,活力,美好。


Ohm颤巍巍地伸手,轻抚上toey的脸庞。


触碰他皮肤的触感萦绕自己的指尖,那感觉真实美好。


toey似乎有些害羞。他的耳朵很红。但他依旧配合地用脸颊去蹭弄Ohm的手指。


Ohm握住他的手稍用力往前一带,toey便整个坠进他怀里。


此刻的toey大半个身体趴伏在他身上,而他们的脸庞离得很近。


toey微微张着唇,迷离地望着他。他那双好看的眸子好似氤氲着水气。


Ohm压低他的头,动情地吻住他。


他的吻十分温柔,缱绻着柔情以及思念。


他们的舌尖相触,缠绵在一起,仿佛不知疲倦。


Ohm第一次觉得,原来他离幸福这样之近。


现在如若有人对他说,要拿名利地位跟他交换此刻。


那么他会回答:


他不想换。


他再也不想换了。

评论

热度(75)

  1. Astins_选手xi 转载了此文字